名家专访
在线咨询
电话:18222138580
微信:tjshmjw
公众平台:天津书画名家网
邮箱:tjshmjw@sina.com
QQ:1633927298
名家专访
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专访 >> 名家专访
姚景卿:不懈追求的孔雀圣手
添加时间:2015-09-14 09:50
内容介绍

 

【画家介绍】

姚景卿,字云生,别署抱素轩主,斋号“抱素轩”取自《论语》“绘事后素”。1949年出生于山东省青岛市,祖籍天津。少喜绘画,拜津门诸老名家为师,勤于学习,至青年时期适逢十年浩劫,虽身处农村但未忘丹青,后返乡入天津工艺美术学校(天津工艺美院前身)上学,随赵松涛、穆仲芹等前辈先生习画,渐有所成,毕业后进入天津市艺术博物馆(今天津博物馆)从事古代绘画复制工作,经多年沁浸历代名家名作,上至宋元,近至民国,得传统绘画之精髓,在完成大量馆内复制工作的同时,自身艺术创作水准得到突飞猛进的提高,并于一次展览中,作品被孙其峰先生发现,先生颇为欣赏,随收为入室弟子。个人作品多次入选全国各类美术展览并获奖,多次赴海外进行文化交流。近年来为山东电视台《天下收藏》栏目、天津电视台《@艺术》栏目等多家电视及网络媒体做个人专题介绍视频数次,以及全国各平面媒体多次专栏采访。

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天津美术家协会理事,天津博物馆副研究馆员,天津文史馆馆员,天津市南开区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天津九三学社画院副院长,天津政协书画研究会副会长,天津当代十大国画名家。代表作品《苍翠图》、《林岩双雉》、《春晖醒翠》、《似闻婆娑振羽声》、《苍松翠羽姹紫嫣红》、《正阳之灵》等。 

1949年          出生于山东省青岛市。

1962年          正式拜师学习中国传统绘画

1974年      选调回城进入天津工艺美术学校国画专业,期间随赵松涛、穆仲芹等先生习画。

1978年          进入天津艺术博物馆工作,开始系统研习宋元绘画精髓。

1980  《空谷幽禽图》入选天津市第二届青年美展,幸得孙其峰先生赏识,即拜师成为入室弟子。

1981年          《繁花似锦》入选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六十周年天津市美术作品展。

1984年          复制北宋范宽《雪景寒林图》(日本神户博物馆藏)

1986  《工笔花鸟》入选天津市青年美术节美术、书法作品展。

1987年          复制清代石涛《巢湖图》(安徽省博物馆藏)

1990年          复制宋代李唐《濠粱秋水图》(天津博物馆藏)

1991年          《松风丽羽图》获天津市第二十一届职工美术作品展优秀奖。

1992年          复制清代黄慎《醉眠图》(澳大利亚个人收藏),复制清代郑燮《墨竹图》(澳大利亚个人收藏),被聘为人民日报神州书画院特约画师并选送作品《丽阳图》赴日本东京参加“百花”文化交流展,同年受邀为总后勤部京丰宾馆美术馆创作巨幅工笔花鸟画《苍翠图》

1993年          《瑞鹤图》获天津市首届工笔画展优秀奖。

1994年          《正阳之灵》获中国当代工笔画第三届大展佳作奖,《林岩双雉》获天津市庆祝建国四十五周年美展佳作奖并入选第八届全国美展

1995年          复制元代边鲁《起居平安图》(天津博物馆藏)

1997  《苍翠图》获当代中国工笔画大展热别荣誉奖(中国美术馆),《牡丹》

         获一九九七两岸中国名家书画展

1998  《似闻婆娑振羽声》入选第四届当代中国工笔、重彩画大展,《天香夜染衣》入选中国当代千名国画家作品展,《工笔花鸟》入选天津国际民间艺术节展览

1999  《渺视万里一毫端》入选庆祝建国五十周年天津市美术作品展,《工笔孔雀》入选新中国文物事业五十周年书画展,《似闻婆娑振羽声》入选全国第八届群星奖美术作品展

2002  《沾衣欲湿杏花》入选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发表六十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同年入选由全国政协主办的“当代国画优秀作品展”,并被评为天津当代十大国画名家,于当年2月和4月分别在北京全国政协礼堂和天津艺术博物馆参加“当代国画优秀作品展——天津作品展”

2003年          出版《姚景卿画集》(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

2004年          《春晖醒翠》入选天津市美术作品展。

2005年          出版《学画孔雀》(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姚景卿扇面作品精选集》(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

2006年          《春晖醒翠》入选天津市首届文化杯当代名家新人美术作品展

2007年          赴海南省、山东省举办“中和杯”京津六人书画联展,出版《岁月丹青》(日本关西华文时报出版社)

2009  《孔雀》入选九三学社天津市委纪念新中国成立暨多党合作制度确立六十周年书画展

2011年              出版《姚景卿画禽鸟》(人民美术出版社) 

2012年              应天津市委宣传部邀请为天津博物馆贵宾接待室创作9米长巨幅工笔画作品《苍松翠羽姹紫嫣红》,被永久收藏。

 

  

 

    天津书画名家网:您从很小时候就喜欢画画吗?

    姚景卿:是的,我自小就爱画画,尤其特别痴迷连环画。我十几岁时正赶上节粮度荒,别的孩子饿了又哭又闹,而我饿了就画画,一拿起画笔就投入到另一个世界,完全忘了饿的感觉。我母亲看我这么喜欢画画,就在我12岁时,带我拜花鸟画家宋光兴为师学画。

    天津书画名家网:您学画初期经常临摹名家作品吗? 

    姚景卿:我早年临摹了大量名家作品,有时在邻居家看到张大千、张其翼、于非闇等前辈的原作,我就把这些画借回家,看着临摹,临摹完了就裱好挂在墙上。有一次,我临摹了一幅荷花题材的作品,荷花是用花青染的,荷叶也是花青色,蜻蜓也是绿色的。邻居有个不识字的大娘来我家串门,看见了这幅画,喊着我的小名问我,这画怎么画得这么雅致啊?我当时虽然年龄很小,但我听了大娘的话后,明白了一个道理——好画是可以打动人的。后来,我认识了张其翼先生的学生李泰龙,他经常临摹张先生的画,我再临摹他的画,这样我就间接地学习了张其翼先生的花鸟画。另外,我还经常临摹田师光、郑乃珖的年画,并且到古籍书店买碑帖和新出版的《宋人画册》《居廉画谱》,然后回家仔细临摹,收获很大。  

 

 

  

 

  

    天津书画名家网:您选择主攻花鸟画与早年拜师有关吗?

    姚景卿:我其实最早喜欢画人物,如果当时我遇到的是人物画老师,有可能我以后就画人物了。拜宋光兴先生为师后,宋先生经常给我示范怎样画荷花、月季,我每去一次都给我画几笔,去了几次以后,宋先生的一张画就完成了。我感觉挺有意思,于是就开始学画花鸟。学了一年多后,宋先生把我介绍给画家崔金刚先生,崔先生是刘子久和刘奎龄两位前辈的学生,对宋元画也很喜爱,我开始随崔先生学勾填。1974年,我考入天津工艺美术学校,师从穆仲芹先生。1977年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天津艺术博物馆工作,也就是现在的西洋美术馆。 

 

  

  

  

  

    天津书画名家网:当时您在博物馆主要做哪些工作?

    姚景卿:我在博物馆的工作是美工、设计,用油漆画广告牌,搞展览,写前言。写前言需要写美术字,所以我经常练习小楷,对以后的书画创作很有益处。当时博物馆经常组织大型画展,黄胄等许多大画家都在这里做过展览,著名书画家范曾、刘炳森、邓家驹都曾在这里工作过,启功先生也经常来博物馆。谢稚柳、徐邦达等外地名家有时来博物馆鉴定名家作品,分析哪些是真品哪些是赝品,这些虽然与绘画创作没有直接关系,但我认为画家需要了解这些知识,就经常去旁听,感觉很有收获。 

 

  

  

  

    天津书画名家网:您在博物馆怎样从美工设计转到了绘画创作?

    姚景卿:当时博物馆接受了为日本神户博物馆复制宋代名画《雪景寒林图》的工作,不少名画家都知难而退。我从小就喜欢临摹宋元名画,当时30岁刚过,我就毛遂自荐,向领导提出自己来完成这个工作。领导同意了我的请求,给我买来两张绢,并对原作进行拍照,让我看着画。由于当时条件落后,作品拍照放大后会变形,我就只能在原作摆出来展览时,在展厅里搭个案子,看着画,展览一结束,原作就又放回库房了。我当时还去北京故宫博物院学习,读著名画家陈少梅的夫人冯忠莲写的书画复制专著,并且想了很多让纸墨显得老旧的办法。复制《雪景寒林图》这样一幅传世名作的难度实在太大,我一直画了三年,作品完成后,被日本神户博物馆以2万美金的价格收购,并在当地展出。后来我又陆续复制了李唐的《濠梁秋水图》、黄慎的《醉眠图》、石涛的《巢湖图》、郑燮的《墨竹图》等名家名作,我的绘画能力也逐渐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天津书画名家网:您之后拜孙其峰先生为师是出于什么机缘?

    姚景卿:1984年,我的作品《空谷幽禽图》入选了天津市第二届青年美展,孙先生看了我的作品后非常喜欢,主动到博物馆找我,要收我作学生,我就这样拜了孙先生为师。之后我经常去孙先生那里,孙先生给我画了很多课徒稿。课徒稿一般都是老师在课堂上给众多学生做的示范,而孙先生的课徒稿是专门给我一个人画的。有时我带着自己的作品去,孙先生会指出我的不足,然后拿笔给我做示范。现在几十年过去了,重新翻看当年孙先生给我画的课徒稿,我再次感受到老先生为我付出的心血,仍然非常感动。

    天津书画名家网:您在随孙先生学习过程中有哪些收获?

    姚景卿:我30岁以后受孙先生影响比较大,我向孙先生学习写意画不多,主要是学习工笔。孙先生作为一位伟大的美术教育家,把绘画中的向背、反差、干湿、浓淡、疏密等这些矛盾统一起来,进行总结提炼,然后给我深入浅出地讲解,使我受益匪浅。同时,作为学生,我也注意向老师学习意象、认识上的东西,学习老先生对绘画的钻研精神,而不仅仅是学习技法。

 

  

 

  

    天津书画名家网:您怎样在向孙先生学习的同时摸索形成自己的风格?

    姚景卿:孙先生的写意画属于小写意,不论繁简,或多或少都带有工笔的影子。孙先生提醒我要学习写意画,其实当时我已经开始创作写意画,但感觉当时学孙先生写意画的画家很多,我不希望自己也去重复。不过,我由于平时看孙先生的画太多了,所以作品里还会带有孙先生的意趣。我觉得,绘画是画家个人情趣的表达,不要刻意去模仿谁,也不必刻意去回避谁,要自然地画出自己心里的画。

 

  

  

  

    天津书画名家网:您向其他老画家学习时有什么感受?

    姚景卿:除了孙其峰先生,我还得到了刘子青、梁崎、穆仲芹、赵松涛、龚望等许多老前辈的教诲,我非常感谢他们。刘子青先生比我年长60岁,我认识他时,老先生已经70多岁了,老先生告诉我不要只是学画,让我读《古文观止》,读陶渊明的《桃花园记》和《归去来辞》,教诲我要多长学问。梁崎先生是我去刘子青先生家时认识的,梁先生家庭生活条件很差,老人在家里很小的方桌上,创作出了许多质量上乘的大尺幅作品,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和尊敬。龚望先生待人和蔼,他一辈子很少给人刻印,但给我刻了三方印。有一次,龚先生看到我在文革前买的蜡笺纸,就主动给我写了一幅《诗经》中的诗句,然后他又去请余明善先生给我写了一幅。赵松涛先生在教学上非常有方法,有时看到学生要把不满意的山水画撕毁,就马上拦住,然后几笔就给学生们画出云彩山川,一张成功的山水画很快就出来了。这些老先生们热爱艺术,不追求物质享受,一辈子孜孜不倦地探索,取得了很高的艺术成就,而且对学生们只是爱才,什么都不图。我们作为学生,不仅要向老先生们学画,更要学他们的可贵品质,所以,我现在对学生也同样什么都不图,只是看重他对书画的热爱和才能,我们要把老先生们的宝贵精神发扬光大。

 

 

  

    天津书画名家网:您作为花鸟画家,怎样理解山水与花鸟的关系? 

    姚景卿:山水与花鸟的结合从南宋就有,例如马远的作品。我认为,花鸟画家应该通山水,如果只会画花鸟,那么还不能算花鸟大家。认识孙其峰先生前,我最喜欢明代绘画,比如山水画家戴进、吴小仙,他们继承了南宋的奔放画风。花鸟画家里我喜欢吕纪,当时博物馆有他的藏画,他的作品我研究得比较多,孙先生的花鸟画对吕纪也有借鉴。解放后,崇尚明代绘画的张其翼、陈少梅等著名画家来到天津,孙先生也受到了他们的影响,把山水与花鸟结合得非常密切,大山大水带大鹰、雉鸡,使花鸟画变得有豪放气、山林气。我与孙先生在思想和艺术上非常契合,也很喜欢这样的风格,所以我创作时也经常把山水和花鸟结合起来。比如,花鸟画和山水画里经常会出现石头,但是两者区别很大,像马远、夏圭、林良、吕纪,他们笔下的石头在花鸟画和山水画里是各不相同的。画花鸟画里的石头时,行笔不能繁碎,应该画大山大石。这里说的石头大,不是指石头画的块儿大,而是指画家行笔要大,概括要大,这样的石头才能入到花鸟画里。这些规律是孙其峰先生总结出来的。

   

  

 

  

    天津书画名家网:您在创作中怎样把握工笔和写意的关系?

    姚景卿:工笔和写意是两种不同的绘画方式,是相辅相成的关系,画家应该把它们自然地结合起来。写意的意境相对高些,工笔画家必须要会写意才能提高工笔的水平,工笔画如果没有写意性,就容易画得拘谨死板。绘画的最高境界是松弛灵动,要让人看着舒服,让人的心能静下来,当然,画家要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比如,王雪涛用写意画鸡时,鸡爪和鸡身之间离着很远,虽然生活中的鸡不是这样,但让人看了感觉非常活泼灵动,如果是工笔,肯定就不能这么画了。工笔画容易画得紧,因此必须要注意虚实关系,要知道哪里该强调,哪里该淡化。我在工笔方面投入的精力相对多些,但始终没有丢掉写意,尤其在工笔画中,画石头、树干时经常会用写意。画家初学画时必须要严谨,不能一开始就画得太过松弛,必须要经过紧的过程,就像演员学唱戏,开始时一定得把调门儿练到最高,以后再唱才能游刃有余,这样才合乎自然规律和艺术规律。

 

 

 

    天津书画名家网:您的作品具有浓厚的传统韵味,您对传统绘画怎样认识?

    姚景卿:传统绘画有许多可以供我们借鉴的地方。比如,南宋朝廷在杭州偏安一隅,所以当时许多画家画的都是残山剩水,出现了马远的“马一角”、夏圭的“夏半边”。北宋画家画的则是大山大水,比如范宽、李唐、李成,代表作品如《雪景寒林图》,画面都很完整、宏大。到了元代,许多画家为逃避政治成为了山林野士,画风变得散淡野逸,与宋画差别很大,涌现出王蒙、张中、吴镇、黄公望、倪云林等画家。明朝的画风又回到了南宋,至清代,石涛、八大等宫廷画家离开宫廷,成为了在野画家。民国时期,经历了长期禁锢的绘画和文学、戏剧等各种艺术全面发展,风格多样,出现了许多大师。可见,传统文化留给了我们许多宝贵的精神财富,我们需要好好学习继承。

 

  

 

 

 

    天津书画名家网:您认为画家对传统文化应如何继承?

    姚景卿:我们提倡传承传统文化,提倡儒、释、道,要理解中国文化是有标准的,首先,绘画、戏剧的力量都要蕴涵在作品里,不宜外露,不宜太过,要刚柔并济,否则就会失去文化气息。画家要了解传统文化的这些特征。年轻人学画时,往往喜欢把线条、勾填做得很硬,而老画家画画则追求让人看得舒服。画家年轻时要多讲究用笔,老了以后要多讲究用墨,这样绘画就协调了。同时,绘画要有文人气,社会变迁会影响绘画,容易使绘画失去文化内涵,画家应该对艺术有自己的理解和把握,不要盲目跟着别人跑,不要赶时髦。另外,画家既要继承传统文化,也要考虑到具有中国特色的大众审美。其实画家继承传统很难,比如,你能把林良、吕纪的成就继承下来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在这个基础上再有所突破,那么就会很难。 

 

  

  

  

  

    天津书画名家网:您创作的孔雀堪称一绝,为什么选择这个题材?早期是否借鉴了其他画家的表现技法? 

    姚景卿:孔雀是百鸟之王,是最美丽的观赏鸟,也是吉祥、善良、美丽、华贵的象征。我认为,作为花鸟画家,如果不会画孔雀是一种缺陷。我早期看了许多任伯年、田世光、刘奎龄画的孔雀,发现我国古人画孔雀时写实成分很少,尤其以前北方难得见到孔雀,画家画起来会比较困难,比如看任伯年画的孔雀,感觉与生活中的孔雀相差很远。后来我在博物馆看到日本画家度边晨木画的孔雀,画面真实性很强,他画孔雀擅用金色,画孔雀不同部位时,勾的金色也不同,有发黄的金色,有发红的赤金,我看了感觉非常好。另外我发现,田世光、刘奎龄画的孔雀也受到了日本画的影响,并进行了发展。前辈老先生们已经把孔雀画得那么好,我希望自己能够在这个领域有所建树。

  

  

  

    天津书画名家网:您创作孔雀前需要做哪些准备工作?

    姚景卿:孔雀外形绚丽,姿态优美,开屏、收屏时,羽毛会有非常美丽的振动。这些年,我对孔雀的每一片羽毛、每一个部位,都进行了仔细的观察、研究,努力搞明白孔雀的背羽如何慢慢变成腹羽、羽毛麟片如何变成孔雀翎,同时注意这些变化的过渡过程,如果有一个部位不了解,创作时就会画不到位。在观察的同时,我还进行了大量的孔雀写生,不论是画动态、静态,还是画工笔、写意,都力求把孔雀的体态特征表现得恰倒好处。另外,我还写诗赞美孔雀,以赋予孔雀更深刻的文化内涵。

    天津书画名家网:您创作中怎样把握孔雀的形似与神似?

    姚景卿:如果只是想把孔雀画得形似相对比较容易,如果再进一步升华到神似就很难了。我对孔雀进行了长期观察,然后进行归纳,创作时由不像、抽象到具象,最后在写实基础上形成意象。刘奎龄先生从生活中提炼出孔雀、鸡、牛等题材,然后进行艺术化的概括,虽然最后画出来的那些动物看着和生活中的差别很大,但仍然让人感觉很真实,就像我们看袁世海在舞台上演的曹操,虽然谁也没见过曹操,但他演得活灵活现,让大家感觉历史上的曹操就是这个样子。这就是艺术的真实,而不是生活的真实。生活给画家提供了创作的源泉,但画家不能简单地照搬生活,就像蚕吃了桑叶必须要吐出丝,如果它吐出的还是桑叶,那就没意思了。绘画需要生活,但生活只是绘画创作的一部分,画家要从生活中进行体悟和提炼,最后形成神似的艺术作品。

  

  

    天津书画名家网:许多人认为花鸟画题材不宜画太大尺幅,您对此怎样理解?

    姚景卿:我认为,孔雀最美的地方是腹羽,也就是大家俗称的尾巴。刘奎龄、高剑父有时只画孔雀身体的一半,孔雀的尾巴就看不见了,我觉得这样的艺术作品是不完整的。孙其峰先生曾经告诉我,孔雀的尾巴形状有点像扫帚,尾尖有一点上翘,显得非常俏皮,要注意不能画得太笨。我很喜欢画孔雀的尾巴梢儿,希望把孔雀最美的地方表现出来,而如果画面太小,孔雀的尾巴梢儿就很难画全,孔雀的整体美就表现不出来了。平时也有朋友让我画小幅的孔雀,虽然我不是不能画,但我都没答应。我前几年应邀为天津文化中心博物馆贵宾厅绘制了一幅工笔孔雀,高2.5米,长9米,尺幅非常大,效果很好。我创作前只用碳条画了很小的草图,并没有起底稿,因为我对孔雀早已胸有成竹了。我平时画孔雀一般最小的是画四尺整纸,再大的可以画到6尺、尺、丈二,如果是画三裁,孔雀的头脸一画大,那么尾巴就没有了。我也画过扇面、册页的孔雀,即使整体尺幅小,但我仍然会把孔雀的身体画全。

    天津书画名家网:您画孔雀这么多年,感觉创作时的最高境界是什么?

    姚景卿:我现在画孔雀时,有时会感觉自己不是在画一只孔雀,而是这只孔雀好象已经存在于纸里,我要做的,是如何用笔把它从纸里显现出来。那样的感觉非常好,如同幻觉,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意在笔先,应该是创作的最好的境界了。 

 

 

    天津书画名家网:您经过了几十年的摸索实践,艺术创作有哪些变化? 

    姚景卿:在我的早期创作中,传统的印记很重,我这些年对绘画不断感悟、不断认识,笔墨上虽不断追求,但艺术风格并不是很新,变化并不大。我四五十岁时风格有些变化,晚年后与传统对接的更多了一些,不过我现在不会重复古人的技法,而是多了自己的语言,创作风格也更接近写意。比如,我画孔雀时,并没有严格的绘画流程,画面的结构、羽毛的质感、笔墨的变化都非常自然。艺术是画家思想的自然流露,画家不要刻意创新。画家年轻时学的是别人的绘画语言,随着年龄的增长,画家一方面要跟上时代,同时更要创作出自己的作品,要自然地表现出自己的思想、学识、修养,以及对人生对社会的态度、感悟,绝不要盲目追随别人的东西。

 

  

 

       

    天津书画名家网:您今后是否会继续坚持艺术探索? 

    姚景卿:画家对物质要知足,对绘画要永不知足,只要活着,就要不断地探索。画家的价值就在于对艺术的不断追求,我相信齐白石如果再活100年,他仍然会不断探索,因为探索本身说明了画家的艺术生命力。在探索过程中,有的画家可能会进行大的改变,也有的画家不急于改变,只是在自己的道路上不断地追求。探索是一种乐趣,如果有一天你止步不前,那么就是退步了。中国的几千年文明历史如浩瀚的大海,从古到今有那么多的画家,题材、形式、境界都不一样,我们必须不断学习。虽然我年近70岁,但对绘画艺术的追求没有改变,我以后会继续在创作上多进行探索,争取画得更深入一些,争取越画越好。

  

  

 

  

 

上一条:

下一条:

版权所有:天津书画名家网